詩(shī)詞工具全集 詩(shī)詞查詢(xún)

商山早行原文及翻譯

2024-02-24 11:10:00 來(lái)源:hao86 原文及翻譯 商山早行原文 商山早行

《商山早行》是唐代文學(xué)家溫庭筠的詩(shī)作,這首詩(shī)描寫(xiě)了旅途中寒冷凄清的早行景色,抒發(fā)了游子在外的孤寂之情和濃濃的思鄉之意,字里行間流露出人在旅途的失意和無(wú)奈。下面就和兒童網(wǎng)小編一起來(lái)欣賞這首古詩(shī)吧。

原文

晨起動(dòng)征鐸,客行悲故鄉。

雞聲茅店月,人跡板橋霜。

槲葉落山路,枳花明驛墻。

因思杜陵夢(mèng),鳧雁滿(mǎn)回塘。

譯文

黎明起床,車(chē)馬的鈴鐸已叮當作響,出門(mén)人踏上旅途,還一心想念故鄉。雞聲嘹亮,茅草店沐浴著(zhù)曉月的余輝;足跡凌亂,木板橋覆蓋著(zhù)早春的寒霜??輸〉拈稳~,落滿(mǎn)了荒山的野路;淡白的枳花,照亮了驛站的泥墻。因而想起昨夜夢(mèng)見(jiàn)杜陵的美好情景,一群群鳧雁,正嬉戲在明凈的池塘。

注釋

(1)商山:山名,又名尚阪、楚山,在今陜西省商州市東南。

(2)動(dòng)征鐸(duó):震動(dòng)出行的鈴鐺。征鐸:車(chē)行時(shí)懸掛在馬頸上的鈴鐺。鐸:大鈴。

(3)槲(hú):一種落葉喬木。葉子在冬天雖枯而不落,春天樹(shù)枝發(fā)芽時(shí)才落。

(4)枳花照驛墻:個(gè)別版本(如人教版《語(yǔ)文》九年級上冊“課外古詩(shī)詞背誦”)作“枳花照驛墻”,有人認為“照”是錯誤的(見(jiàn)宋開(kāi)玉《枳花明驛墻——人教版〈語(yǔ)文〉九年級上冊指瑕》)。枳(zhǐ):也叫“臭橘”,一種落葉灌木或小喬木。春天開(kāi)白花,果實(shí)似橘而略小,酸不可吃,可用作中藥。驛(yì)墻:驛站的墻壁。驛:古時(shí)候遞送公文的人或來(lái)往官員暫住、換馬的處所。這句意思是說(shuō):枳花鮮艷地開(kāi)放在驛站墻邊。

(5)杜陵:地名,在長(cháng)安城南(今陜西西安東南),古為杜伯國,秦置杜縣,漢宣帝筑陵于東原上,因名杜陵。這里指長(cháng)安。作者此時(shí)從長(cháng)安赴襄陽(yáng)投友,途經(jīng)商山。這句意思是說(shuō):因而想起在長(cháng)安時(shí)的夢(mèng)境。

(6)鳧(fú)雁:鳧,野鴨;雁,一種候鳥(niǎo),春來(lái)往北飛,秋天往南飛?;靥粒喊哆吳鄣某靥?。這句寫(xiě)的就是“杜陵夢(mèng)”的夢(mèng)境。

賞析

這首詩(shī)之所以為人們所傳誦,是因為它通過(guò)鮮明的藝術(shù)形象,真切地反映了封建社會(huì )里一般旅人的某些共同感受。

首句表現“早行”的典型情景,概括性很強。清晨起床,旅店里外已經(jīng)響起了車(chē)馬的鈴鐸聲,旅客們套馬、駕車(chē)之類(lèi)的許多活動(dòng)已暗含其中。第二句固然是作者講自己,但也適用于一般旅客?!霸诩仪蘸?,出外一時(shí)難?!痹诜饨ㄉ鐣?huì )里,一般人由于交通困難、人情淡薄等許多原因,往往安土重遷,怯于遠行?!翱托斜枢l”這句詩(shī),很能夠引起讀者情感上的共鳴。

三、四兩句,歷來(lái)膾炙人口。宋代梅堯臣曾經(jīng)對歐陽(yáng)修說(shuō):最好的詩(shī),應該“狀難寫(xiě)之景如在目前,含不盡之意見(jiàn)于言外”。歐陽(yáng)修請他舉例說(shuō)明,他便舉出這兩句和賈島的“怪禽啼曠野,落日恐行人”,并反問(wèn)道:“道路辛苦,羈旅愁思,豈不見(jiàn)于言外乎?”(《六一詩(shī)話(huà)》)明代李東陽(yáng)進(jìn)一步分析說(shuō):“二句中不用一二閑字,止提掇出緊關(guān)物色字樣,而音韻鏗鏘,意象具足,始為難得?!薄耙繇嶇H鏘”,“意象具足”,是一切好詩(shī)的必備條件。李東陽(yáng)把這兩點(diǎn)作為“不用一二閑字,止提掇緊關(guān)物色字樣”的從屬條件提出,很可以說(shuō)明這兩句詩(shī)的藝術(shù)特色。所謂“閑字”,指的是名詞以外的各種詞;所謂“提掇緊關(guān)物色字樣”,指的是代表典型景物的名詞的選擇和組合。這兩句詩(shī)可分解為代表十種景物的十個(gè)名詞:雞、聲、茅、店、月、人、跡、板、橋、霜。雖然在詩(shī)句里,“雞聲”、“茅店”、“人跡”、“板橋”都結合為“定語(yǔ)加中心詞”的“偏正詞組”,但由于作定語(yǔ)的都是名詞,所以仍然保留了名詞的具體感。例如“雞聲”一詞,“雞”和“聲”結合在一起,完全可以喚起引頸長(cháng)鳴的視覺(jué)形象?!懊┑辍?、“人跡”、“板橋”,也與此相類(lèi)似。

古時(shí)旅客為了安全,一般都是“未晚先投宿,雞鳴早看天”。詩(shī)人既然寫(xiě)的是早行,那么雞聲和月是必然要體現的。而茅店又是山區有特征性的景物?!半u聲茅店月”,把旅人住在茅店里,聽(tīng)見(jiàn)雞聲就爬起來(lái)看天色,看見(jiàn)天上有月,就收拾行裝,起身趕路的`特征都有聲有色地表現了出來(lái)。

同樣,對于早行者來(lái)說(shuō),板橋、霜和霜上的人跡也都是有特征性的景物。作者于雄雞報曉、殘月未落之時(shí)上路,也算得上“早行”了;然而已經(jīng)是“人跡板橋霜”,這真是“莫道君行早,更有早行人”啊!這兩句純用名詞組成的詩(shī)句,寫(xiě)早行情景宛然在目,確實(shí)稱(chēng)得上“意象具足”的佳句。

“槲葉落山路,枳花明驛墻”兩句,寫(xiě)的是剛上路的景色。商縣、洛南一帶,枳樹(shù)、槲樹(shù)很多。槲樹(shù)的葉片很大,冬天雖干枯,卻存留枝上;直到第二年早春樹(shù)枝將發(fā)嫩芽的時(shí)候,才紛紛脫落。而這時(shí)候,枳樹(shù)的白花已在開(kāi)放。因為天還沒(méi)有大亮,驛墻旁邊的白色枳花,就比較顯眼,所以用了個(gè)“明”字??梢钥闯?,詩(shī)人始終沒(méi)有忘記“早行”二字。

旅途早行的景色,使詩(shī)人想起了昨夜在夢(mèng)中出現的故鄉景色:“鳧雁滿(mǎn)回塘?!贝禾靵?lái)了,故鄉杜陵,回塘水暖,鳧雁自得其樂(lè );而自己,卻離家日遠,在茅店里歇腳,在山路上奔波?!岸帕陦?mèng)”,補出了夜間在茅店里思家的心情,與“客行悲故鄉”首尾照應;而夢(mèng)中的故鄉景色與旅途上的景色又形成鮮明的對照。眼里看的是“槲葉落山路”,心里想的是“鳧雁滿(mǎn)回塘”?!霸缧小敝芭c情,都得到了完美的表現。

創(chuàng )作背景

這首詩(shī)準確寫(xiě)作年代已不可考,但聯(lián)系溫庭筠生平,他曾任隋縣尉,徐商鎮襄陽(yáng),他被辟為巡官。據夏承燾《溫飛卿系年》,這兩件事均發(fā)生在公元859年(唐宣宗大中十三年),當年溫庭筠四十八歲。自長(cháng)安赴隋縣,當道出商山。此詩(shī)當是溫庭筠此次離開(kāi)長(cháng)安赴襄陽(yáng)投奔徐商經(jīng)過(guò)商山時(shí)所作。溫庭筠雖是山西人,而久居杜陵,已視之為故鄉。他久困科場(chǎng),年近五十又為生計所迫出為一縣尉,說(shuō)不上有太好心緒,且去國懷鄉之情在所不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