詩(shī)詞工具全集 詩(shī)詞查詢(xún)

烏衣巷原文和翻譯(附賞析)

2024-02-24 10:32:50 來(lái)源:hao86 烏衣巷原文 烏衣巷 原文和翻譯

《烏衣巷》是一首撫今吊古的詩(shī),是《金陵五題》中的第二首。作者選取燕子寄居的主人家已經(jīng)不是舊時(shí)的主人這一平?,F象,使人們認識到富貴榮華難以常保,那些曾經(jīng)煊赫一時(shí)的達官貴族,如過(guò)眼煙云,成為歷史的陳?ài)E。詩(shī)中沒(méi)有一句議論,而是通過(guò)野草、夕陽(yáng)的描寫(xiě),以燕子作為盛衰興亡的見(jiàn)證,巧妙地把歷史和現實(shí)聯(lián)系起來(lái),引導人們去思考時(shí)代的發(fā)展和社會(huì )的變化,含著(zhù)深刻的寓意。下面是小編給大家帶來(lái)的《烏衣巷》原文、翻譯及賞析,歡迎大家閱讀!

烏衣巷原文

朱雀橋邊野草花,烏衣巷口夕陽(yáng)斜。

舊時(shí)王謝堂前燕,飛入尋常百姓家。

烏衣巷翻譯

朱雀橋邊一些野草開(kāi)花,烏衣巷口唯有夕陽(yáng)斜掛。當年王導、謝安檐下的燕子,如今已飛進(jìn)尋常百姓家中。

烏衣巷注釋

朱雀橋:在金陵烏衣巷城外,烏衣巷在橋邊。在今南京市東南,在文德橋南岸,是三國東吳時(shí)的禁軍駐地。由于當時(shí)禁軍身著(zhù)黑色軍服,所以此地俗語(yǔ)稱(chēng)烏衣巷。在東晉時(shí)以王導、謝安兩大家族,都居住在烏衣巷,人稱(chēng)其子弟為“烏衣郎”。入唐后,烏衣巷淪為廢墟?,F為民間工藝品的匯集之地。

烏衣:燕子,舊時(shí)王謝之家庭多燕子。今江蘇省南京市江寧區,橫跨秦淮河。

尋常:平常。

王謝:王導、謝安,晉相,世家大族,賢才眾多,皆居巷中,冠蓋簪纓,為六朝(吳、東晉、宋齊梁陳先后建都于建康即今之南京)巨室。至唐時(shí),則皆衰落不知其處。

舊時(shí):晉代。

烏衣巷賞析

《烏衣巷》這是唐朝詩(shī)人劉禹錫感慨藏而不露,寄物詠懷的名篇,是組詩(shī)《金陵五題》中的一篇。詩(shī)人當時(shí)還沒(méi)到過(guò)金陵,始終對這個(gè)六朝古都懷著(zhù)憧憬,正好有友人將自己寫(xiě)的五首詠金陵古跡詩(shī)給他看,他便乘興和了五首。烏衣巷原是六朝貴族居住的地方,最為繁華,如今有名的朱雀橋邊竟長(cháng)滿(mǎn)野草,烏衣巷口也不見(jiàn)車(chē)馬出入,只有夕陽(yáng)斜照在昔日的深墻上。

這是一首懷古詩(shī)。憑吊東晉時(shí)南京秦淮河上朱雀橋和南岸的烏衣巷的繁華鼎盛,而今野草叢生,荒涼殘照。感慨滄海桑田,人生多變。以燕棲舊巢喚起人們想象,含而不露;以“野草花”、“夕陽(yáng)斜”涂抹背景,美而不俗。語(yǔ)雖極淺,味卻無(wú)限。

施補華的《峴傭說(shuō)詩(shī)》評這首詩(shī)的三、四句時(shí)說(shuō):“若作燕子他去,便呆。蓋燕子仍入此堂,王謝零落,已化作尋常百姓矣。如此則感慨無(wú)窮,用筆極曲。本詩(shī)感慨藏而不露,寄物詠懷的名篇,是組詩(shī)《金陵五題》中的一篇。

首句“朱雀橋邊野草花”,朱雀橋橫跨南京秦淮河上,是由市中心通往烏衣巷的必經(jīng)之路。橋同河南岸的烏衣巷,不僅地點(diǎn)相鄰,歷史上也有瓜葛。東晉時(shí),烏衣巷是高門(mén)土族的聚居區,開(kāi)國元勛王導和指揮淝水之戰的謝安都住在這里。舊日橋上裝飾著(zhù)兩只銅雀的重樓,就是謝安所建。

在字面上,朱雀橋又同烏衣巷偶對天成。用朱雀橋來(lái)勾畫(huà)烏衣巷的環(huán)境,既符合地理的真實(shí),又能造成對仗的美感,還可以喚起有關(guān)的歷史聯(lián)想,是“一石三鳥(niǎo)”的選擇。句中引人注目的是橋邊叢生的野草和野花。草長(cháng)花開(kāi),表明時(shí)當春季?!安莼ā鼻懊姘瓷弦粋€(gè)“野”字,這就給景色增添了荒僻的氣象。再加上這些野草野花是滋蔓在一向行旅繁忙的朱雀橋畔,這就使我們想到其中可能包含深意。

記得作者在“萬(wàn)戶(hù)千門(mén)成野草”(《臺城》)的詩(shī)句中,就曾用“野草”象征衰敗。在這首詩(shī)中,這樣突出“野草花”,不正是表明,昔日車(chē)水馬龍的朱雀橋,今天已經(jīng)荒涼冷落了嗎!

第二句“烏衣巷口夕陽(yáng)斜”,表現出烏衣巷不僅是映襯在敗落凄涼的古橋的背景之下,而且還呈現在斜陽(yáng)的殘照之中。句中作“斜照”解的“斜”字,同上句中作“開(kāi)花”解的“花”字相對應,全用作動(dòng)詞,它們都寫(xiě)出了景物的動(dòng)態(tài)?!跋﹃?yáng)”,這西下的落日,再點(diǎn)上一個(gè)“斜”字,便突出了日薄西山的慘淡情景。本來(lái),鼎盛時(shí)代的烏衣巷口,應該是衣冠來(lái)往、車(chē)馬喧闐的。而作者卻用一抹斜暉,使烏衣巷完全籠罩在寂寥、慘淡的氛圍之中。

經(jīng)過(guò)環(huán)境的烘托、氣氛的渲染之后,按說(shuō),似乎該轉入正面描寫(xiě)烏衣巷的變化,抒發(fā)作者的感慨了。但作者沒(méi)有采用過(guò)于淺露的寫(xiě)法,諸如,“烏衣巷在何人住,回首令人憶謝家”(孫元宴《詠烏衣巷》)、“無(wú)處可尋王謝宅,落花啼鳥(niǎo)秣陵春”(無(wú)名氏)之類(lèi);而是繼續借助對景物的描繪,寫(xiě)出了膾炙人口的名句:“舊時(shí)王謝堂前燕,飛入尋常百姓家”。他出人意料地忽然把筆觸轉向了烏衣巷上空正在就巢的飛燕,讓人們沿著(zhù)燕子飛行的去向去辨認,如今的烏衣巷里已經(jīng)居住著(zhù)普通的百姓人家了。

為了使讀者明白無(wú)誤地領(lǐng)會(huì )詩(shī)人的意圖,作者特地指出,而今這些飛入普通老百姓家筑巢的燕子,以往卻是棲息在王導、謝安兩家權門(mén)高大廳堂的檐檁之上的舊燕?!芭f時(shí)”兩個(gè)字,賦予燕子以歷史見(jiàn)證人的身份?!皩こ!眱蓚€(gè)字,又特別強調了今日的老百姓是多么不同于往昔。從中,我們可以清晰地聽(tīng)到作者對這一變化發(fā)出的滄海桑田的無(wú)限感慨。烏衣巷王謝故居烏衣巷王謝故居

飛燕形象的設計,好像信手拈來(lái),實(shí)際上凝聚著(zhù)作者的藝術(shù)匠心和豐富的想象力。晉傅咸《燕賦序》說(shuō):“有言燕今年巢在此,明年故復來(lái)者。其將逝,剪爪識之。其后果至焉?!碑斎簧钪?,即使是壽命極長(cháng)的燕子也不可能是四百年前“王謝堂前”的老燕。但是作者抓住了燕子作為候鳥(niǎo)有棲息舊巢的特點(diǎn),這就足以喚起讀者的想象,暗示出烏衣巷昔日的繁榮,起到了突出今昔對比的作用?!稙跻孪铩吩谒囆g(shù)表現上集中描繪烏衣巷的現況;對它的過(guò)去,僅僅巧妙地略加暗示。詩(shī)人的感慨更是藏而不露,寄寓在景物描寫(xiě)之中。因此它雖然景物尋常,語(yǔ)言淺顯,卻有一種蘊藉含蓄之美,使人讀起來(lái)余味無(wú)窮。

這首詩(shī)寫(xiě)詩(shī)人對盛衰興敗的深沉感慨。朱雀橋和烏衣巷依然如故,但野草叢生,夕陽(yáng)已斜?;臎龅木跋?,已經(jīng)暗含了詩(shī)人對榮枯興衰的敏感體驗。后二句藉燕子的棲巢,表達作者對世事滄桑、盛衰變化的慨嘆,用筆尤為曲折。此詩(shī)為劉禹錫著(zhù)名的詠史詩(shī)《金陵五題》中的第二首。

作者簡(jiǎn)介

劉禹錫(772年—842年),字夢(mèng)得,漢族,中國唐朝洛陽(yáng)(今河南洛陽(yáng))人。自稱(chēng)“家本滎上,籍占洛陽(yáng)”,又自言系出中山(今河北定州),其先中山靖王劉勝,晚年自號廬山人。近人卞孝萱則提出劉禹錫是匈奴族后裔,出生于嘉興的新說(shuō),據鄧聲斌先生考證其父劉緒遭遇安史之亂,舉族東遷定居彭城。劉禹錫為貞元九年(793)進(jìn)士。初在淮南節度使杜佑幕府中任記室,為杜佑所器重。后從杜佑入朝,為監察御史。貞元末,與柳宗元,陳諫、韓曄等結交于王叔文,形成了一個(gè)以王叔文為首的政治集團。后任朗州司馬、連州刺史、夔州刺史、和州刺史、主客郎中、禮部郎中、蘇州刺史等職,劉禹錫的最后一任是太子賓客,故后世題他的詩(shī)文集為《劉賓客集》。白居易贊其“彭城劉夢(mèng)得,詩(shī)豪者也”,故劉禹錫又譽(yù)為中唐“詩(shī)豪”之稱(chēng),是中唐杰出的政治家、哲學(xué)家、詩(shī)人和散文家。

劉禹錫與白居易并稱(chēng)“劉白”。與柳宗元并稱(chēng)“劉柳”。彭城劉夢(mèng)得,詩(shī)豪者也。其鋒森然,少敢當者。又言其詩(shī)在處應有神物護持,其為名流推重如此。會(huì )昌時(shí),加檢校禮部尚書(shū)。卒年七十二,贈戶(hù)部尚書(shū)。詩(shī)集十八卷,今編為十二卷。